11月中国央行增储黄金,全球央行购金量增加

发布于

“央行数据”系列报告此前已经提及了2022年各国央行对黄金的巨大需求,而11月也并非例外。本月,全球央行净购金50吨,较10月份34吨的购金量(修订)增加了47%。1其中,有三家央行共计购入55吨黄金,两家央行共计售出5吨黄金,总体显示出央行对黄金的强劲需求。

中国人民银行(PBoC)是11月宣布增储最多黄金的央行;据其报告称增储32吨,是中国人民银行自2019年9月以来首次宣布增储黄金,也是11月各国央行报告的最大增储量。中国人民银行在2002年至2019年期间累计购金1,448吨,考虑到其作为大型黄金买家的历史地位,本月这一增储公告意义重大。我们会持续观察中国人民银行是否会在12月进一步购入黄金。截至11月底,中国人民银行的黄金储备总量为1,980吨(占总储备的3.4%)。

11月,土耳其央行继续购入黄金,其官方黄金储备(央行持金+财政部持金)进一步增加19吨。2 这也使其全年的净购金量达到123吨,为所有国家中报告的最大购金量,其官方黄金储备总量也已达到517吨(占总储备的27%)。吉尔吉斯共和国央行于11月购入3吨黄金,是今年的首次购金,其黄金储备总量增加到16吨(年初至今增加61%)。

售金方面,哈萨克斯坦国家银行和乌兹别克斯坦央行是11月的最大卖家。哈萨克斯坦售出约4吨黄金,黄金储备降至380吨(年初至今减少5%);乌兹别克斯坦的黄金储备则减少近2吨至397吨,仍比年初高出10%。我们先前已经注意到,从本国购买黄金的央行(如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央行)也往往是高频的黄金卖家,这一点并不稀奇。

央行板块的表现是2022年黄金市场的一大亮点, 在一至三季度实现净购金673吨。  3展望全年,央行在2022年很可能已经实现了数十年来最高的黄金增储量水平。那么具体是多少呢?敬请关注我们将于1月底发布的黄金需求趋势报告。

1我们的数据集源自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据,但补充了各国央行提供的数字,以上数据在发布时并未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如有更多可用数据,可在下一个月度更新中进行修订。

2 土耳其的官方黄金储备包括央行持金和财政部持金,相当于黄金总储备减去央行所持的与商业部门黄金政策(如准备金选择机制ROM、抵押品、存款和掉期)相关的所有黄金。有关该方法的详情请见:https://www.gold.org/download/file/16208/Central-bank-stats-methodology-technical-adjustments.pdf

3我们会提供两个不同的央行数据来源;根据参考的数据集不同,结果可能也会有所差异。我们的《黄金需求趋势报告》相关数据主要来自金属聚焦公司(Metal Focus),该公司在官方部门活动以及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报告的内容基础上,做出了自己的预估。而央行月度统计数据则来自IMF的国际金融统计(IFS) 数据库(若有需要且数据可用的情况下,可直接从央行网站进一步补充数据)。

随着新数据的发布,上述两个数据集也会进行相应修订。IMF IFS的数据会根据官方机构持仓量数据的更新、修订和发布而进行修正。大多数机构会定期报告数据,而我们的数据会有两个月的滞后期。但很多时候,机构会延迟发布数据,几个月不更新黄金持仓量数据也是时有发生的事;此情况下,由于央行报告的较晚发布,购金和售金的数据发布也会有较大延迟。当这些购售金行为发生时,金属聚焦公司会对其进行洞察分析并可能已将其纳入公司的最新发布数据中,因此无需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