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价走弱,7月全球黄金 ETF 现大幅流出

7月,全球黄金ETF流出81吨(约合45亿美元),连续第三个月出现净流出,也是自2021年3月以来的最大月度流出量。

6月稍有流出,但黄金ETF需求年初以来整体保持强势

6月,全球黄金ETF流出28吨(约合17亿美元)。继5月份53吨的流出量之后,全球黄金ETF总持仓再度下滑。尽管第二季度最终净流出39吨(约合20亿美元),但上半年的净流入量仍维持在234吨(约合148亿美元)。截至6月底,全球黄金ETF总持仓为3,792吨(约合2,217亿美元),较年初增加6%。

5 月黄金 ETF 现流出

5月,全球黄金ETF流出53吨(约合31亿美元),结束了连续四个月的流入势头。这是自2021年3月以来最大的月度流出量,但2022年截至目前,全球黄金ETF总持仓仍实现了8%的增长,达到3,823吨(约合2,260亿美元)。

5月初,美元走高和利率上升对黄金构成压力,同时黄金ETF的流出也导致金价月中跌至1,800美元/盎司。此后,随着美元的回落以及美国10年期债券实际收益率的下跌,金价回升,月末收盘报1,850美元/盎司左右。关于5月金价波动因素的详情分析请见我们的月度黄金市场评论。

4月全球黄金ETF再现净流入

4月,全球黄金ETF实现净流入43吨(约合30亿美元)。虽然与三月相比低了77%,但三月的净流入为自2016年2月以来的最高纪录。

3月全球黄金ETF总资产规模激增至近历史高点

3月,全球黄金ETF净流入187.3吨(约合118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增加5.3%),总资产规模仅略低于2020年8月2,403亿美元的记录。  尽管3月股市大幅反弹,美元表现强劲,但全球黄金ETF仍实现了自2016年2月以来最强势的月度流入。

通胀与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2月黄金ETF持续流入

2月,全球黄金ETF净流入35.3吨(约合21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增加1.0%)。北美和欧洲基金的流入几乎平分秋色,延续了年初以来西方市场的增长势头,显著超过了亚洲基金的流出量。全球黄金ETF净流入的主要驱动在于居高不下的全球通胀以及激增的地缘政治风险,这些因素也促使金价显著上升。

2021年全球黄金ETF总规模下降 亚洲基金逆势增长

2021年,全球实物黄金ETF1总持仓下降173吨(约合91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减少4.0%),至3,570吨,降幅约5%,而总资产管理规模按价值计算下降9%至2,090  – 亿美元 总价值降幅受到金价下跌和持仓吨数下滑的双重影响。2 尽管2021年黄金ETF流出量较大,但由于2020年流入了近875吨(约合480亿美元)并创下历史记录,因此总持仓仍远高于疫情前水平。

11月,全球黄金ETF实现净流入

11月,全球黄金ETF 净流入13.6吨(约合8.38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AUM增加0.4%),这是自7月以来的首次月度净流入。北美和欧洲基金的流入量远超亚洲基金的流出,而亚洲黄金ETF也是自5月以来首次出现流出。全球黄金ETF总持仓已从年内最低点反弹升至3,578吨(约合2,080亿美元) ,在美国几十年来最高的通胀水平以及权益市场波动加剧的情况下,大型黄金ETF的吸引力有所恢复。

在北美和欧洲基金的主导下,10月黄金ETF持仓下降

10月,全球黄金ETF总持仓下降25.5吨(约合14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AUM下降0.7%)。欧洲和北美基金的流出相当,部分被亚洲基金的净流入相抵消。

9月全球黄金ETF持仓继续减少,第三季度整体呈净流出态势

9月,全球黄金ETF 净流出15.2 吨(约合8.3亿美元,资产管理规模AUM下降0.4%)。亚洲基金的净流入仅部分抵消欧洲和北美基金的流出。金价在实际利率上升、美元走强以及COMEX黄金期货净多仓位降低 的影响下收跌,令全球黄金ETF总持仓于本月降至3,592吨(约合2,010亿美元) ,这是自4月以来的最低吨位水平。